那年我还在干推销,被公司因为业绩不好赶了出来, 没房子住也没钱,满世界找地方住。 有一天中学的同学聚会,我嘀咕着我没房住的苦处, 一个当军官的女生跟我说∶「李子你住我们家得了。 」 这个同学挺漂亮,我从小就喜欢她。 可是,她从来就不太看得起我,她是那种特势力眼的女孩。 我知道他爸爸死的时候,留下了一套军级大房子, 是那种两代居。 一个单元里,有一套三居室、一套两居室。 可没想不明白她为什麽让我住那儿? 我嘻皮笑脸地问∶「你想通了?打算就乎我了?」 女军官冷笑∶「别臭美了。 我住我丈夫家,我是说我原来的家。 我和老妖婆分了,她住三居室,两居室闲着也是闲着。 我不能让她住得太省心了,她就是图爸的房子, 她还想都占了不行!没她折腾我爸,我爸不会死得那末早, 身体那麽好的人说不行就不行了。 」 虽然好事来得不明白,可是,有地住, 就是鬼宅也得去况且是两居室。 搬家的时候,就碰到了「老妖婆」。 老妖婆不太老,四十二岁,她对我搬进来无可奈何, 可是还是挺烦的样子。 她冷冷地看着我跟女军官搬家,狠狠地关上了门, 但我还是对她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据说她原来是护士,所以,身板总是挺着。 更让我吃惊地是她穿的衣服,她穿着与她这个年龄不太合适的挺短的裙子, 当然绝对不是超短可是大部分的大腿都露着, 说实话大腿有些粗,多肉。 她的上身穿着短背心,一种轻飘飘的绸子做成的。 乳房是个圆球型,一看就是乳罩兜着的大奶。 她已经有些发胖了,但是,偏要穿紧身的衣服。 当然,总体上,她简直可以说是匀称。 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她的娃娃脸,虽然有了皱纹, 两只丹凤眼还是向外向上扬着说实话,妖气很重。 说是妖气重,是因为她给人一个印象∶就是颤, 一走路奶子可能因为松了,有些颤,大腿上的肉也一颤一颤的, 像是里边都灌的是液体走起来就上下流动。 关上了门,女军官对我说∶「你帮我看着点, 这老妖婆不正经她把我爸折腾死了,就找别的男人, 我早晚会找个确实的证据把她赶出去。 你住这儿,甭跟她客气,就当我的钉子,让她心里不舒服、不痛快。 」我连连答应。 不正经的证据其实很快地就有了,有一个小伙子总来, 这小伙子跟我差不多大很帅的样子,为人也好像很正常的样子。 很快,他来之前,我就能预测了,先是老妖婆肯定买一大堆东西, 大烧大煮香味不停地传过来。 男孩一来,屋里立刻欢声笑语,然后就寂静无声。 有一天,我终于明白了寂静的背后是什麽。 那天很巧我上厕所,突然,从地漏(也就是这套房子的卫生间排水的口)听到了清晰的声音, 我立刻明白是男女勐干的声音。 男的不停地叫着∶「老骚东西┅┅老骚东西┅┅嗯┅┅嗯┅┅我死你!」 女的则发出可笑的「唉呦呦┅┅唉呦呦┅┅」叫声, 叫声以一个「唉呦呦」 为一单元有节奏地重复, 中间夹杂着抖着的声音∶「再干一会儿┅┅我刚舒服┅┅再干一会儿┅┅别拔出来┅┅干吗 来来┅┅再往这儿捅几下┅┅再捅几下我就来(高潮)了┅┅就差几下了┅┅快┅┅哎 你别射啊┅┅」 紧接着就是那男的「啊┅┅啊┅┅」叫着, 显然是射精了。 女的又是一通吓人的叫唤,但是,很快就是两个人的争吵, 男的摔门走了。 我晚上出去买晚报的时候,碰见老妖婆红着眼睛倒垃圾, 她躲着我的视线可我看得出来,那男的不干了, 走了。 说实话,她的样子突然显得有些可怜了,她的大腿上和胳膊上有明显的红印子, 肯定是男的泄愤似地掐的。 老妖婆关上了门,好几天都没怎麽见她。 和她的机缘是因为我喝醉了酒,喝得我人事不知, 一醉酒人生的苦恼就全出来了。 房子没有、事业倒运、没有女人┅┅越痛苦越喝, 越喝越痛苦。 醉酒醉的最厉害,真的是什麽都不知道了, 我都不知道怎麽上的楼上楼又找不着钥匙孔, 最后我就躺在了门口。 这个时候,老妖婆出来了,她冷着脸看着我, 终于把我往屋里拖。 还没爬到床,我就开始吐,吐得全身都是┅┅以后的事我就真的不太清楚了。 我就知道,我早晨醒过来的时候,看见了老妖婆正靠在床边上打盹, 我不知道什麽时候已经被脱得光光的干干净净地躺在床上, 屋里还有吐过的味道。 可是,地上什麽都没了,眼见得是收拾过了。 我一醒,她也醒了,我不好意思地向她道歉, 她也解释说她没走,是看我喝太多了,酒精中毒也很容易死人, 我那样跟死了也差不多。 我们就这样成了朋友,她总来聊天, 也时常给我带点吃的东西到后来发生关系性交, 就成了很自然的事。 我还记得那天晚上我们都睡不着,就对着一瓶红酒聊天。 她聊着聊着,就说天热,说∶「小李,咱都是朋友了, 你得跟我叫大姐吧!」 我急忙说∶「好的 大姐。 」 她就说∶「那我就不讲究了,我换身舒服的衣服。 」 过了会儿,她穿了身短睡衣走了出来, 这身短睡衣一穿我立刻就有些心乱了。 首先是她身子一动,大乳 房立刻颤动;她坐的时候, 大腿一分一合总让我猜那大腿间是什麽样,虽然什麽也看不到, 但酒也弄洒了。 她低头擦地的时候,我终于看见了她的肥屁股, 雪白血白的;而在肥屁股的中间由于坐久了, 压出两陀 红色来更加诱人。 我的鸡巴一下子硬了起来。 她回过身,看出来我的神色有异,就笑着坐在了我的旁边, 我的心狂跳她冷静地问我∶「小李,你怎麽 没女朋友啊?」 我说∶「现在呗, 没人跟啊!」 她看着我∶「其实你挺好的。 我都知道『她‘把你安排来干吗,你没说我坏话、没帮她。 」 我笑了,说∶「帮了她我就没地儿住了。 」 她接着问∶「小李,一个老男人跟一小小女孩性交, 大家都觉得挺好的。 要是一个大女人和一个年轻的小 伙子性交, 就觉得不对你说这对吗?」 我没说话, 她接着问∶「你说要是你碰上了,你什麽态度?」我故意装作没动心地说∶「那得分跟谁, 跟大姐你这样的身材、这样风采的我还求之不得呐!」 她看着我, 没动我一下子就扑了上去扒她的衣服,她推开了我∶「别急, 我自己脱别把衣服弄坏了。 」 她脱下了身上的睡衣,就那麽光光地站在我的面前。 她的奶子肯定是不少人啃过,雪白雪白的乳房更显得乳头颜色深, 而且乳头上纹路很乱、很大、很圆小 腹略凸。 而我最关心的大腿间的那块,是一团弯曲的团型的毛, 鬈鬈的。 我上去狠狠地按倒她,掏出鸡巴就往里插。 她的阴户早就湿了,我拨开看的时候,已经有白色的浆液在阴 道口上。 阴道口长得很靠上,合上腿也能看到缝,不像有的女人, 阴道口长得太往下要完全叉开腿才能看见。 她 的的形状很有意思,阴蒂很小,小到很不明显。 而大阴唇也短得可笑,完全不像唇,勃起的时候, 就像两道弧形的 圆圆的丘陵丘陵泛出了紫色。 她大张着腿,看着我研究她的阴道口。 我伸了一个手指头探了探,里边又热又湿,整根手指头都被肉含着, 没一点空。 她着急地看着我,问我∶「研究够了吗?」我又用手揉着她的阴道口, 她开始叫唤了起来混身的肉颤着 扭身子。 我对准口子,把鸡巴插了进去。 一进去,立刻一股热劲由龟头到两个蛋到尾巴骨, 然后直透脑顶。 她的阴道很实,所以,不像是在插一个洞, 而是在插一块肉。 好像她阴道里是长在一起的肉,然后,你一 插, 就插出一个洞来。 所以,每次插,好像都进了不同的洞。 老妖婆吓人地大叫着∶「舒服死了!对, 就这儿┅┅插这儿┅┅对┅┅那儿也得捅┅┅捅深点。 」淫水泛 出,「咕唧咕唧」地响着。 她的阴唇外张,所以水容易出来,又粘又滑像油脂, 沾在她的屁股和我的蛋上每次我的蛋撞到她的屁股 上再离开, 都「啪啪」地响。 她哼哼着∶「唉呦呦┅┅唉呦呦┅┅」就是那天我听到的样子。 在间隔中,她就问我∶「怎麽样?大姐干起来舒服吗?」我说∶「你的好肥, 不到底。 」她淫笑着∶「你 都把我快捅穿了!」 我继续加劲捅, 可是总觉得捅不到底,就格外上了劲,可是, 这样一下子就顶不住了加上她阴道里的 肉不断地摩娑我的龟头, 淫水泡着我的鸡巴我的会阴一阵抽动,鸡巴一麻, 浑身抖了起来。 攒了好长时间的精液一次次地射了出来, 射进了她的阴道里我每射一下,她全身的肉就像回应地抽一下、 颤一下。 直到全射完了,她又紧紧地搂了我一会儿,才开始亲我。 我们这才开始亲嘴,她的舌功很好, 尤其是有一招会独特她用舌头尖舔我的上额堂, 弄得我嘴痒痒的 就卷住她的舌头,她还把我的舌头吸到她的嘴里, 慢慢地用她的舌头尖舔。 性交完以后,她的胸膛和小腹,都因为充血而泛红。 我就亲她的奶头,她叫着∶「你咬,轻轻咬。 」我咬 着乳头,我一路亲下下去,要去舔她的阴道口的时候, 她拦住了我。 她果然是学医学出身,从她身上我学到了很多的技巧。 首先,除了想,她从不让我碰她的身子,别说乳房, 阴道口不能碰连胳膊也不能碰,她说,碰多了就不敏感了。 我们住在一起,可是从不睡一个被窝,也是这个道理。 她跟我说,搂搂抱抱亲吻,是最消解性欲的事, 绝不能做。 而且,两个人平时总乱摸性器,性器官也不敏 感了, 要尽量造成对对方的陌生感才行久别胜新婚就是这个道理, 不能久别就尽量隔开,所以,到了我也硬了、 她也湿了, 那真是干柴烈火她的阴道急着让我去捅,我的鸡巴急着插她水淋淋的肉, 舒服极了。 我很快就体会到了她是真有道理。 男人睡女的,睡睡就没感觉了,况且她又是这麽大岁数的女人。 可是, 每次她,我都急地好像在上一个绝色的美女。 碰到阴道口,狠狠插入她的肥的时候,简直混身抖一下子, 轻得快上 了天。 我能清晰地感到我的鸡巴插开她的肉,深入她的身体内部。 她也绝对不口交,说那是同性恋的方式。 她笑着说,要是口交就找女的了,找男的就是硬硬的鸡巴狠狠地 插, 蛋打在阴唇上也飘飘欲仙。 我有一次强迫她舔我的鸡巴,她居然不高兴地要跟我分手, 她笑着说∶「嘴是吃饭的不是的。 只有鸡巴 对阴道,才是性交。 」 慢慢地,我也觉出了道理,和她, 我就觉得我的鸡巴尤其是龟头,很敏感无比, 只有用鸡巴才能把她弄 得大叫弄得叫出来, 弄得水淋淋的所以,鸡巴上就格外用力地捅她的肥 .不意停, 不意射就想留在里边。 她还反对前戏,揉阴蒂、掏阴道绝对不干。 理由是她高潮来得快,有的时候用手就给弄泄了。 她最喜欢的 是鸡巴在阴道里一抽一抽地射精的时候产生高潮, 然后感觉到鸡巴软了、小了高潮一点点退。 我们也有前戏,不过我们不说大路货的淫话, 而是讲各自的性交史。 她逼着我讲我和其他女的性交的历史, 全要细节, 包括怎麽上手、怎麽脱衣服、对方的身体什麽样、乳房什麽样、什麽样、乳房摸起来什麽感觉、鸡巴插 进阴道的时候龟头什麽感觉、什麽时候射精┅┅等等。 她则讲她的,哪些男的主动上她、哪些她主动上人家、鸡巴插进去的时候, 有什麽不一样、短粗的感觉什 麽样、细长的感觉什麽样、哪次什麽样的男的把她舒服了┅┅开始我就问他 以前我听到的在卫生间里干让 我听到那次是怎麽回事?她就说她爱死那个小伙子了, 那小伙子是个研究生人长得文气,鸡巴长得怪, 整个鸡巴 长得秀气可爱白白的、肉嘟嘟的。 他喜欢每次插都把鸡巴完全拔出来,然后在勐地一插, 有时候捅得阴道口挺痛 可是,每种刺激是让人要死的。 在卫生间那次是他们最后一次,小伙子找了个女朋友, 不想再来往了是她缠着洗澡的小伙子干的。 她以 为他干舒服了,就不会离开她。 我说∶「你真是骚死了,要年轻点你就上大街卖了。 」她反感地说∶「她才不会!」 她其实挺挑人的, 绝不跟自己看不上的人上床。 她淫笑着说∶「我要不喜欢的人,强奸我,我拼死也要『 抗日‘;喜欢的, 说什麽也要勾上手。 」 她开始讲那些干过他的男人,讲哪次是怎麽干的、哪次又是怎麽干的┅┅女人讲这些, 最刺激男人因为 她就在你眼前,你的鸡巴已经在她的洞里舒服过好多回了, 你知道捅她的时候她的怎麽肿、淫水怎麽流、她会怎 麽把一身肉缠着贴你、揉你。 想到她跟别的男人也同样叫唤、同样水泡鸡巴、同样让人把精液射到她里, 真的起反 应。 况且日久生情,当你听到你怀里的自己已经很喜爱的女人讲别的男人用什麽样的鸡巴插她阴道的时候, 而她如 何被得流水的时候就会忍不住扑上去狠干她, 证明自己比那个男的能把她得更舒服。 我知道这样就中了她的圈套了。 可是,这样却刺激无比,我往往一边往她阴道里来回插, 一边问∶「你刚 才说××是不是这麽你的?」她有时候就喘着坏笑∶「还┅┅差┅┅点 再捅┅┅深点┅┅就┅┅对了。 」 我就又把鸡巴尽力往她阴道深处捅, 然后问∶「他你得舒服还是我得舒服?」她常常故意地∶「他得舒 服。 他××┅┅鸡巴┅┅比┅┅你粗┅┅也硬,鸡巴┅┅头上┅┅皱多, 得┅┅也比你┅┅狠。 他┅┅┅┅的┅┅ 频┅┅率┅┅快,鸡┅┅巴都把我里头┅┅都捅遍了。 他┅┅┅┅得我里边┅┅都快┅┅痛了,又酸┅┅又麻, 射 了┅┅我洞┅┅洞里┅┅都是┅┅他的精液!」 我就再一阵狠 她的「噗噗、唧唧」大响然后再问∶「现在呐?」她会说∶「说不好, 差不┅┅多了 我┅┅觉得┅┅像是他┅┅的鸡巴┅┅在捅我了。 」我就会格外加劲,把鸡巴插在她阴道里,来回搅, 骂着∶「老 骚谁厉害?」 慢慢地她来了高潮, 就会大叫∶「心肝啊┅┅你的┅┅鸡巴┅┅最厉害了。 我┅┅老妖婆┅┅怕死你的鸡巴了。 你┅┅得我┅┅最舒服。 你┅┅的┅┅鸡┅┅巴┅┅天┅┅下第一。 我都 ┅┅忘了别┅┅人的鸡巴┅┅什麽样了┅┅忘了┅┅他们┅┅怎麽┅┅我了。 」 我再问∶「真忘了?」 她就会说∶「真┅┅忘了。 他们┅┅的┅┅鸡巴┅┅跟┅┅你的┅┅比简直不叫鸡巴!这辈子┅┅能被你 ┅┅没白┅┅当女人。 我可舍┅┅不得你了。 我┅┅以后再┅┅不找男的了,我的┅┅肥就给你一┅┅个人, 我┅ ┅的┅┅肥┅┅就是┅┅给你生的┅┅等着┅┅你来的。 你不我┅┅了┅┅我就回┅┅味你怎麽┅┅我的。 你说我 ┅┅的肥好,那我给┅┅你守节┅┅别的┅┅鸡巴再┅┅别想进┅┅这个┅┅了。 这个┅┅就给┅你,就让┅┅你 的鸡┅┅巴进来, 就让你一┅┅个人的鸡巴捅它馋死他们┅┅也不让┅┅他们沾着。 你的鸡巴┅┅又硬又┅┅大, 捅得┅┅狠, 别的鸡┅┅巴再捅我┅┅我┅┅的也┅┅不会有感觉了。 你都给┅┅完了,以后你┅┅的鸡巴也不许 ┅┅进别的了, 就┅┅我一个人。 就只许┅┅我一个人┅┅的┅┅我的都颤了┅┅」 这时候, 她就会全身白肉乱颤、狂唿乱叫白浆子更是泛得到处都是。 开始还有得讲,慢慢地没真事了, 就讲黄故事, 差不多把二十四史都附会上了黄色成份。 她的另外一招我觉得必须公诸同好, 就是她能培养男人的能力。 不是那种成人文学上的类似气功的招术, 而是简单易行的。 每次到我被骚肉夹得不行了的时候,她感觉我要射了, 就必定把我推开。 她的理论是,只要不射, 就还能再来。 我的鸡巴硬着就被推开,然后我能感到要射的欲望一点点退去, 可是想插她肥的欲望又一点点升起 来。 过一会儿,鸡巴的感觉就像没插一样了, 这个时候她才又抬起腿,故意一开一合地逗我插她, 我再插进 去。 如此这样几次,到了我们都觉得过够了瘾,她才放我射进阴道。 这个时候,鸡鸡憋得太久了,每射一下, 都觉得像是身体爆炸了一样四分五裂。 她的阴道抽搐得也格外 有力,啜着我的鸡巴。 这样射过以后,身体会一下子飘起来,像吸过了粉。 这样,我们一晚上四、五次,而只泄一 次, 身体不会感到疲劳。 她经常说∶「我可不想当狐狸精,把你抽干了, 我还要你好好干我呐!」事实上那段时间确实每个朋友 见了我, 都觉得我气色好。 这样做有一个问题,就是蛋蛋总是勃起不射, 前列腺会有问题。 老妖婆自有妙计,她会在我射完后,弄一 盆热水, 让我把蛋蛋泡进去一直泡到她用手摸起来不硬了, 也就是不充血了才算完事。 而泡过之后,我再想插 她,她是绝对不干的。 我们也不全是性,说心里话,我们后来很有感情了。 但是,我们说情话的时候,是在干完洗干净的时候。 我们会搂着,慢慢亲嘴,我轻轻咬她的奶头。 她有的时候会掉泪,说∶「好想给你生个孩子, 你那麽多精液射我里 头都白费了。 生个男孩就我来教他怎麽弄女的,让他先拿我的身子练习;生个女孩就让你开苞, 让你尝尝鲜肥水 不落外人田。 」 她还会喃喃地说∶「我爱你,我真的爱死你了。 可是,你不可能要我。 我一是老,二是跟别的人干过,跟 好几个人干过, 你会嫌我我准没好。 」 她说她原来也没这麽浪,就是在医院的时候, 有一个住院的小战士喜欢上她了为了她就想自杀。 她可怜 那小战士,就答应了小战士让他干。 「干得怎麽样?」我问。 她苦着脸∶「别提了。 那小东西没用到家,东西倒不小。 可是,鸡巴一碰着我阴道口就射,弄得阴道口那 儿全是粘乎乎的精液。 我又不答应他亲他的鸡巴,他就总在那急色色地撸, 越撸越起不来可能是手淫和性幻想太 厉害了。 本来要是真干了,也就没事了,可是他不进去阴道一次, 死活不算完。 折腾到后来鸡巴总算是硬了,刚插 到阴道里, 外边就有人推开了配置室的门。 」 「这一下子,老头子气疯了。 我解释、哀求,全都没用。 他开始虐待我,天天骂我贱婊子。 我说离婚,他 不干,说不能便宜我。 他是天天打,还非要使劲干我,拦不住,吃了好多的药, 就把身体吃坏了。 等他一死,所有 的人又都说是我害死的, 都说我贱货。 」说着,她冷着脸∶「你没注意到吗?这院里没一个人理我, 跟我说话的都 没有。 后来我实在受不了了,我就想∶我不能白担一个浪货的虚名。 我开始找男人,没想到我发现原来这里头有这 麽多乐趣、这麽多学问。 」 她这个时候做出小女孩的样子,撒娇, 故意地捏着我的鸡巴问∶「哥哥这是什麽啊?」 后来她还真的怀过一次孩子。 那次是因为我们到海边她的一个朋友承包的疗养院玩, 晚上她还在海边玩 我去找她,看到她在前边走, 屁股一扭一扭一颤颤地格外诱人。 到了一个小卖部后头她坐了下来,我从后边扑上 去, 故意像是个强奸犯似地扯衣服。 她反抗了半天,到看出是我来,狠狠地打我, 然后她就说∶「你可是强奸我 我不干!」 我就跟她拼, 斗了半个小时才按住她把鸡巴塞了进去。 野地里忘了吃药,也没套,就干上了,她坏笑着 说∶「这一弄觉得被强奸也挺有意思的, 找个机会一定再试试。 」我就又火了,大抽大送。 那次其实还是注意了,我快射的时候赶紧往外拔, 可是还是射了点进去我们都没注意到,结果是怀上了。 有几天她真的跟我讨论要孩子的事,吓得我魂飞魄散。 后来她还是做了,做之前,她尽情地和我玩, 女的一怀孕乳房立刻充实鼓胀。 据她说,那儿也变得格外 敏感。 我们的关系保持了很久,我后来找了很多女朋友, 但还和她保持关系。 我后来干保险业,压力大得不得了, 这个时候和她, 更能使我永远保持健康心态和旺健的状态我的同事都惊奇我总是神采奕奕的。 现在我就很少有那种样子,虽然升了职, 不再到一线跑、拉保户可是,就觉得特别容易精神疲劳。 有的 养人、有的毁人,她的就特养。 由此,中国古人说的「嫩阴养阳、老阴毁阳」不全是道理, 至少在她这儿不对。 但是,后来她更年期到了,脾气秉性大变。 我还记得最后一次干的时候,她说∶「以后咱们不要往来了, 我找不着感觉了身体好像不是我的了,我恨死这更年期了, 我光回味我们怎麽干的也够了。 」 我敲门,她再没开过。 在门口堵她两次,也绝不通融,甚至威胁叫警察。 我不知道人怎麽会如此大变?但是,经过她以后, 我觉得我的性能力大增。